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末世到修仙 第一千一十章故友重逢

发布时间:2020-05-22 09:32:51

末世到修仙 第一千一十章故友重逢

四周围寂静被声声不绝的凄厉惨嚎声扯破,荒漠变成了一片修罗场,满场的断臂残肢乱飞,鲜血流淌成河,瞬间浸透染红了整个地面。

即便是天一门的弟子偶有像模像样的反击,又或是原本占据了上风,正要痛下杀手之际,余光就会瞥到叶楚那血红的长剑之上点点冷光凝聚,仿似下一刻便可以脱剑迸射而出,再加上那一身大红衣衫如血浑身杀意凛凛的女修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一股森然的寒意瞬间刺骨蔓延,手脚便顿时为之一僵,顷刻间就被反压了下去。

嘴角噙着浅淡凉薄的笑意,叶楚一人一剑虽是纹丝未动,但却压服了所有天一门弟子的有效反击,一身的血色衣袍,手中流转着血光七杀剑,渐渐的在那些个天一门的弟子眼中化成了一股浓浓的不祥。时间不长,这场强行一面倒的杀戮终于告一段落。神清气爽的归元谷弟子们,快速的清扫了战场之后,有序的默默立在了叶楚的身后。

“天发杀机!”眼角的余光扫到场中大好的形势,秦天青陡然轻笑了一声,清朗的声音落下的一瞬间,磅礴无比的天地元气如同洪流般,自四面八方向着他手中的长剑之上涌动了过来,雪亮璀璨的光芒闪动而起,在那林师弟惊骇的目光注视之下,这一道璀璨夺目的剑光陡然自长剑上暴射而出,眨眼儿的功夫,便是悍然的劈落在了那萦绕在他周身的血色巨钟之上。

“铛!”仿似惊雷般炸开的金铁撞击声中,一股巨力仿似天倾般重重的压落了下来,胸口一闷,气血剧烈的翻腾了起来,那林师弟闷哼了一声,脚下踉跄着,赫然被这股磅礴的力道震出数丈之远,剧烈的痛楚自他的四肢百骸翻涌而上,他的眼前一阵阵儿的泛起了黑。

“地发杀机!”在那林师弟惊骇欲死的面色当中,秦天青的手腕微微一颤,斜斜指下的长剑猛的向上撩起,清朗的声音再起,滚滚的泥浪翻涌间,璀璨刺目的剑光携着厚重雄浑的气息迸射而出。

“铛!”天倾地覆般的力道上下夹击而来,林师弟只觉得整个人就像陷入沼泽中似的,举步维艰,而与此同时,那一道夺目的剑光飞掠而上,在他的视线中迅速放大,眨眼间就重重的撞击在了血色巨剑之上,悍然逼人的锋芒透体而入,林师弟的双眼顿时有了种被无数细针戳中的感觉,猛的一闭眼睛,丝丝的血迹顺着眼角淌落。

而,就在这一瞬间,秦天青那上撩的长剑便是刺中了那血色的巨钟,几不可察的在其上破开了一道细碎的裂缝,锋芒逼人的剑光透入,林师弟惨叫了一声,慌乱的睁开满是惊恐的双眼,低眸望去,便是见到他的双膝处一道血线显现,艳红的鲜血正汩汩而出,顺着他的小腿,缓缓的滴落在遍地狼藉的地面之上。

而更叫那林师弟感到惊骇的是,那道透入的剑光之上,带着一股无物可挡的大势,摧枯拉朽般的撕碎了他周身的元气防护,仿似一柄利剑般,向着他的体内疯狂的切割而入。这股锋锐的剑意顷刻间击溃了他调动前来围堵过来的元气,向着他的内腑之中汹汹的冲击而去,紧接着猩红的鲜血自他的口中喷涌而出,瞬息间,那林师弟的身躯上就出现数道婴儿口大小的裂痕,气息萎靡。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清冷如同冰雪般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耳旁响起,林师弟浑身的毛孔顷刻间炸开,一股遍体生寒的感觉瞬间翻涌而起,秦天青手中的长剑微转,又是一道剑光径直的刺出,连同先前的两道剑光猛然合而为一,重重的刺向了那血色巨钟上先前被破开的口子处。

“咔!咔咔!”一连串儿细碎的破裂声响起,那林师弟周身萦绕的血色大钟晃动着,竟是在这三合一的剑光劈砍之下,被硬生生的轰击出了一道道裂痕,森寒的杀意穿透了这些裂痕而入,丝毫没有停滞的宣泄在了他的身上。

“噗!”皮肉翻飞,一道道血箭如同喷泉般直冲而起,艳红的鲜血随着崩裂开的血色巨钟在半空中迸溅着,瞬息间,那林师弟的整个身躯上就出现无数道纵横交错的血痕,身体抽搐着重重的摔落在地,不一会儿,那林师弟便是气息全无。

翻滚而起的沙尘也渐渐归于平静,满地猩红的断臂残肢,滚烫的鲜血沁透了整个地面,带着淡淡血腥味儿的冷风吹刮而过,望着眼前这仿似地狱般的景况,秦天青的嘴角噙起了一抹冷笑,轻声的低喃道,“是该变天了。”微一摆手,彻底的毁尸灭迹,秦天青方才在那些个满脸狂热之色的归元谷弟子静默的簇拥之下,踏上了归宗的路。

一路无话地赶回,正遇上出关的赵嫣,方野二人。这些年,种种不太好的经历,叫一个软糯的小兔子姑娘成长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悍修,而,当年那个跳脱的少年郎也一洗浮躁,变得沉稳了下来,叶楚的心头一瞬间有些恻然,眼泪差一点儿就下来了,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强压下了眼中的水光,冲着这两人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眼见得叶楚等人的出现,二人俱是突然的眼中一亮,匆匆的同秦天青见礼寒暄了几句,之后,这两人便是一左一右的架起叶楚,将她拖着就走。

熟悉的小院当中,叶楚懒洋洋的缩在了椅子上,任由着方野上上下下地打量。许久,虽然瞧不出叶楚如今的修为,但,方野瞧着她神光内敛,精气神十足,这才吐出一口气来,奋力的扯动着有些僵硬的脸部肌肉,板正肃穆的面上露出了几分笑容,重重的一掌按落在了叶楚的肩头,“小楚,你这一失踪就是好些年,真真是……”他的眼圈微微的泛着红,笑道,“太可怜了,那些个好酒都被我喝光了。”

叶楚一把打开了他的手,满脸嫌弃的揉了揉肩头,微微一笑,翻手摸出了一个玉盒,放在了桌案之上。(未完待续。)

阜阳治疗男科费用
军海医院鄢军
血栓素
广西白癜病医院
盘锦白癜风好的医院
宜春好的白癜风医院
宁波白癜风治疗费用
定西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