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在祖国边疆一条狗居然爱上了一只狼战士们还

发布时间:2019-03-09 22:16:33

一部戍边史,既是一部忠诚为国、艰苦奋斗的拼搏史,也是一首荡气回肠、激越昂扬的奉献之曲。几年前,我有幸来到驻守在新疆奇台的边防某部,

一部戍边史,既是一部忠诚为国、艰苦奋斗的拼搏史,也是一首荡气回肠、激越昂扬的奉献之曲。几年前,我有幸来到驻守在新疆奇台的边防某部,听边防连司务长讲述一个有关狗和狼的故事。

1995年快入冬时,战士们在巡逻时捡回了一只狼。当时它出生不到两个月,毛茸茸的,完全没有一点凶残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可怜。但它毕竟是一只狼,不像猫狗那样容易养活。虽然它还没有完全长大,但狼性难改,吃饱了就有些张牙舞爪的样子。想来想去,战士们决定试着将它与连队一条三岁的叫阿黄的母狗放在同一个笼子里圈养。

刚开始,狼总不能和母狗和平共处,常被狗咬得笼子里转圈儿。战士们有些不忍心,常呵斥狗,狗这才看在战士们的面上,暂时放过狼一会儿。在战士们不时地干预下,它们的冲突少了些,平时都不怎么理对方,只是进食时仍难免打架。

到了四个月大的时候,狼便凶性毕露了,常常咬得同笼的母狗团团转。特别是在战士们给它们喂食时,狼总是两眼放着绿光,把狗咬得躲在笼子的一角,动也不敢动。直到狼填饱肚子,狗才敢溜过来吃狼吃剩下的那些肉,而且,这还要是在狼高兴的时候。

战士们不忍心让他们的爱犬受到如此遭遇,就将狼和狗分了开来。两个笼子相距不远,狼和狗却又不时地朝对方的笼子张望,仿佛请求战士们不要将它们分开。每次战士们带狗巡逻回来,狗总要跑到狼的笼子边上,隔着铁丝与狼亲热。

狼是一条公狼,狗是一条母狗,狼狗之间亲热没什么不可以的。有天晚上,战士们又将狗和狼放进了同一笼里。狗在受到狼的几次攻击之后,开始反攻,两个家伙大战了一场,弄得双方都血淋淋的。让战士们没有想到的是,从这之后狼与狗之间再也没有发生过战争。

一个月过去了,狼与狗居然产生了爱情!恋爱期间,狼与狗常常停留在亲嘴的程度,而在经历了恋爱阶段之后,狼与狗理所当然地做起了夫妻。

最先发现这事的是炊事班的一名战士,有天下午,他忽然看到公狼爬在母狗的背上交配。他把这件事讲给其他的战士,但没有人相信,大家都说他是胡诌的。可是,当战士们再次将狗带出去巡逻了好几天回来,狗便急不可耐地跑进了狼的笼子,与狼相互嗅着对方身上的气味,转了几个圈之后,狼不顾战士们在场,忽地爬上了狗背,与狗交配起来。

狗与狼的举动惊呆了战士们。此后这个故事成了边防部队的一段佳话,新疆一些媒体也报道了此事。战士们因为自己的爱犬有了“老公”而兴奋,有人甚至梦想着他们的爱犬能生个“儿子”或者“姑娘”。

这条母狗叫阿黄,是一条土种黄狗,毛色金黄,秉性乖巧,与战士们之间有着别样的感情。

阿黄曾经犯过这样的一个错误:边防连队养着十多只鸡,有回闲来无事,阿黄跳进了连队的鸡舍,将连队的十多只鸡咬了个一塌糊涂。等战士们发现时,那些鸡已经东倒西歪了,脖子上血淋淋的,断了气。

连队干部决定将阿黄送到200公里外的一个小煤窑。阿黄被用8号铁丝拴着,它不停地咬着铁丝,抠着车厢板,样子十分可怜。但因为它咬死了连队的鸡,战士们都有些生气,不想理它。到达小煤窑后,开车的师傅丢下阿黄便走了,收养阿黄的是一位煤窑主。让煤窑主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天刚亮,他便发现阿黄已经咬断铁丝跑了。

战士们见到阿黄是在三天之后,它的几只爪子全被磨烂了,血糊糊的,躺在连队的门口直流泪,只好重新把它留在了连队。

自从那次犯了咬死连队十多只鸡的错误之后,阿黄看家护院的本领就十分在行了。在营门口,它或坐或站或卧,无论白天或者是晚上,都和战士们一起站岗放哨。连队的战士们让它大叫它就大叫,让它翻滚它就翻滚,给战士们寂寞的边防生活带来了不少乐趣,阿黄真正成了战士们的好伙伴。

连队的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冬季巡逻时常常大雪封山。有时,战士们会在巡逻时迷路。阿黄跟随战士们一起巡逻、放哨,风雨无阻。有一回,

在祖国边疆一条狗居然爱上了一只狼战士们还

几个巡逻的战士迷了路,因为怕误入邻国的国境,战士们不敢再轻易走动,身边的通信工具也与连队失去了联系。望着白茫茫的雪野,巡逻的战士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在这紧要关头,是阿黄跑回了连队,向连队报信才使巡逻的战士们得救。阿黄从此成了连队的有功之臣,不管是连队的干部或者战士都对它宠爱有加。

然而,人的关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阿黄毕竟很寂寞,因此,它与狼“恋爱”,战士们打心眼里高兴。

狼到一岁多的时候,战士们将它放野了。一方面狼属于保护动物,另一方面它毕竟长大了,连队干部怕它伤人。但让战士们没有想到的是,被放野了的它常常在夜晚偷偷跑回连队,与阿黄幽会。有时,它白天也来,但不进连队的院子,只是在连队的周围叫着,战士们在这个时候总会送些吃的给它,阿黄也会在听见声音之后跑到它的身边与它亲热一会儿,然后依依不舍地分开。

大约过了一年后,阿黄与营部一条叫阿黑的狗好上了,并且生下了两个“女儿”。之后,狼再来连队时,阿黄便会大叫起来,不让狼接近自己的“女儿”。从此那狼再也没有来过连队,直到阿黄的“女儿”长到三岁,并且为阿黄生下“孙女”时,战士们才见到了它一回。

那时,阿黄已经成了一条有威望的狗了。因为它老了,战士们不忍心带它去巡逻,它整天带着自己的后代,去连队附近的草地上围猎。

阿黄首先爬上山头观察“敌情”,它的狗儿狗女狗孙们便在它的安排下分散开来埋伏于四周。不一会儿,一只兔子进入了它设下的埋伏圈,它一声“令”下,狗儿们便纷涌而起,一起奔向目标。四面楚歌的兔子,很快便成了它们的美味佳肴。让战士们更为惊奇的是,阿黄的狗儿狗女狗孙们在捕获到猎物后,首先都将猎物交给它,然后由它分配,一起分而食之。

狼是在一个下午突然出现在正在指挥儿孙们围猎的阿黄的视野里的。阿黄没有动,它起先只是看着那狼,快到太阳落山时,它才向那狼走了过去,那狼也向它走了过来,它们对视了一会便分开了。它的儿孙们都看着它们。之后那狼便走了。那天,阿黄和它的儿孙们都没有吃那天围猎所得的兔子。

边防连的几个战士都看到了这感人的一幕。

1998年,阿黄死了,和它在一起有过爱慕之情的狼也下落不明。战士们埋了阿黄,还在墓前立了块碑,写了祭文。

我去的当年,边防部队的战士们又收养了一只小狼,也是在它只有一个月大的时候连队的战士们在巡逻时捡来的。战士们养着它,想让它同阿黄的后代恋爱,但这只狼始终没有与阿黄的后代碰出爱情的火花来,也没有像它们的先辈那样发生过战争和爱恋,从始至终都是和平共处的。

战士们说,可能这只狼是先前那条狼的后代,它知道自己和阿黄的有点亲情,而不愿近亲结婚。战士们在将它养到一岁多的时,同样将它放野了。此后,它也像回“娘家”一样,常来连队转转,捕不到食时,战友们也总会扔些食物给它。

那天半夜,我又听到了狼叫声。司务长说一定是那条狼又回娘家来了。(文/路生)

相关Tags: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