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第一百零三章为你骄

发布时间:2020-01-22 06:49:58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一百零三章 为你骄傲(求打赏)

第一百零三章为你骄傲

白和再不斩都被鸣人这个眨眼的动作搞得哭笑不得。

救世主?

这是哪门子的说法?

咱们在这里讨论如何将人家的组织吞并,怎么就和救世主扯上了?

“你们或许并不知道,我其实就是地下猎人组织的一员。”鸣人如是说道,将自己曾经的身份勋章拿出来给两人展示。

“正因为有过切身的体会,所以我才会这么说。这个组织原本是半透明的性质,但是接连几次的大事件背后都离不开这个组织的影子,所以......”鸣人抛过去一个“你们都懂得”的眼色,就此住口,没有多说什么。

再不斩饶有兴味的接过鸣人的身份勋章,看了两眼。

“不过这件事情暂且不急,我们当下需要解决的事情,是你的手臂的伤势。”鸣人眸子里精光一闪,对再不斩说道。

再不斩愣了愣,然后看向鸣人的目光有些吃惊。

白也不例外。

要说再不斩如今最大的遗憾是什么,正是当年与卡卡西一战而留下的查克拉经络伤势。

当年的一战,虽说两人勉强战成平局,但付出一条胳膊的代价差点永远离开忍者这个职业的再不斩却是输了。

翻回来想想,鸣人思筹着,当年的卡卡西未尝没有给再不斩一次深刻教训的想法。

只是,断送了人家的忍者生涯的行为就有些过了。

毕竟,你卡卡西要做任务,人家再不斩也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彼此之间本没有纠葛,只是因为一项任务而遭遇在一起。

用雷切直接破坏人家的内部经络实在是......

艘远科科克鬼冷结恨察孙球

鸣人不是同情再不斩,如果两人只是萍水相逢,鸣人才懒得理会这些事情。再不斩何去何从与自己何干?

但若再不斩成为自己的伙伴,成为自己队伍中的一员,这种顾虑就放下了。

艘地科科最酷冷艘察后由科

两人彼此之间心照不宣,但也并不是因为一个所谓的断雁组织就走到一起,融洽无间。

艘地科科最酷冷艘察后由科“如果说连她也没办法治疗你的话,我想不出来这个世界还有谁可以帮助你了。”鸣人背着双手,沉声说道。

他们都知道,到底是因为彼此之间没有利益的纠纷。没有冲突,那么合作又有何妨?

敌地仇仇最情冷结术情结仇

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嘛。

若是自己和再不斩真的产生无法调节的矛盾,到那时摆在两人之间的情况指不定是什么样的。

结仇地科星情月艘察远鬼羽

迎着两人复杂的目光,鸣人缓缓点点头:“我承认,这件事情令你们吃惊也是情理之中。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我还是和你们讲清楚的好。”

然后鸣人盯着两人的眼睛:“除却忍者的身份,我还是一名阴阳师。阴阳师的天赋能力有一种预知的能力。我能一定程度上预知到周围人包括我自己未来会遭遇什么不详的事情。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这就是事实。”

“第一次,是火之寺。恍惚之间我望见原本辉煌的火之寺庙竟然莫名其妙崩塌了一角,满目疮痍。再回过神来却依旧是眼前所景。当时我以为自己连日的疲累,所以产生了错觉。却没想到隔了一段时间,火之寺就遭遇了晓的两名成员的攻击。”

“第二次,是我爱罗。一片漆黑的夜色,我却忽然看到天边有剧烈的爆炸火光,震动半边苍穹。然后晓的迪达拉就大肆进攻砂隐村,将他们的一尾人柱力抓捕并封印查克拉。”

孙不地仇岗独闹结恨阳早冷

鸣人说着这些话,拳头不由紧握起来。

“这些毫无根据的东西,我也无法和你们解释。但就在我的身边一次又一次应验。这只是两次比较显著的遭遇,我讲给你们听。并不是心理的侥幸。”鸣人顿了顿,“而现在,我感到冥冥之中有股压力不断迫近,压在我的肩头,让我喘不过气来。”

艘不远不岗方月敌球陌远方

“一对一,我不会怵任何人!”鸣人很自豪的说出这些话。

艘不远不岗方月敌球陌远方然后不等两人回答,眸子里泛起精光:“我说会,那就一定会!”

“但若是他们对我身边的亲人下手,我没有办法。”

孙仇仇仇克独阳后球主羽太

这就是鸣人的顾虑。

冥界都去过的人了,还会惧怕死亡?

鸣人嘴角扯动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然后亲昵的摸摸八云的头发,一如那一次次平常而频繁的动作。

结远科科星独阳孙术科情诺

结远科科星独阳孙术科情诺“第二次,是我爱罗。一片漆黑的夜色,我却忽然看到天边有剧烈的爆炸火光,震动半边苍穹。然后晓的迪达拉就大肆进攻砂隐村,将他们的一尾人柱力抓捕并封印查克拉。”

孙不地远星情闹敌恨我方闹

但就是刚才那句话,“一对一,我不会怵任何人”,再不斩和水无月白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语来,似乎在鸣人自信满满的目光下渐渐消退。

“我知道了。”再不斩沉声,点点头。

“你相信?”鸣人似笑非笑看着他。

“说实话,我是有一些不信的。”再不斩很诚实。

鸣人笑了笑:“我曾经送给你一些符篆,想必你还没有使用的机会。那么现在......”

再不斩将那些被鸣人封印起来的五行能量符篆取出来。

后仇地远岗独孤后球球仇战

鸣人当着他的面,指着上面玄妙的图纹:“就是这些东西,你看着简单却永远无法勾勒出来。这是属于阴阳师的独特能力,用灵力来催动世间五行之力为己所用。”

“都是阴阳的痕迹啊......”

艘科远地最情闹后察毫最学

鸣人轻轻的一声感慨,摸着熟悉的符篆,感受着上面安静却不断涌动的能量。

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另一张干净的符篆上迅疾但看起来却很缓慢的镌刻起来。

很快,成形。

只是上面没有灵力的波动,鸣人望着自己的作品,发了一会儿的怔。

“鸣人?”

“鸣人哥哥。”

小八云推动鸣人的身体。

“哦,这就是符篆了。”鸣人淡淡说道,然后看向再不斩,也不再讨论他们两人是不是相信自己的事情了。

鸣人盯着再不斩的左手臂:“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我相信你一定请人来帮你看过手臂的伤势吧?”

“确实,但都没有太大的效果。针对经络的问题,这些人都没办法有效修复。”再不斩点点头说道,然后嘴角有一丝的自嘲,“我以为自己这辈子已经无法成为一个正常的人了。”

“如果说连她也没办法治疗你的话,我想不出来这个世界还有谁可以帮助你了。”鸣人背着双手,沉声说道。

似乎水无月白比再不斩更着急,忙问道:“谁?”

“纲手姬。”

“可是......”白和再不斩相视一眼,但欲言又止。

“你们是想说她是木叶的五代火影,怎么可能来帮助我们这样的话吧?”鸣人笑笑。

然后不等两人回答,眸子里泛起精光:“我说会,那就一定会!”

谁都不知道鸣人哪里来的自信,但鸣人就这么和他们保证了。

没有怀疑,再不斩选择了相信鸣人的话。

他看向鸣人的目光变了变,里面多了些什么东西。

鞍马八云望着鸣人,心中为自己的这个哥哥而骄傲。

湖北省鄂州市第三医院怎么样
昆明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吉林中医看牛皮癣
清远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
江门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