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南京水利执法队员替非法采砂打掩护被判刑

发布时间:2019-08-16 17:16:20

执法船正在追缉非法采砂船。资料图片

近年来,为保护长江水资源,国家明令禁止长江非法采砂。水政执法部门成立长江监察大队,24小时不间断巡查长江非法采砂船只,由于偷采江砂存在巨大利润,不少人铤而走险。有人测算过,一只最小的船每晚采砂也能获利几千元,中小吨位的船只一晚上不间断采砂能获利1-2万元,大吨位的像 吸砂王 一夜采砂有时能获得100万吨,以每吨砂20元算,一夜就能产生上百万价值。南京水利局河道管理处水政监察部门近年来不断得到举报,有人偷采砂,可长江监察大队24小时巡逻,偷砂船活动为何还是屡禁不绝?为何每次水政大队江上督察,非法采砂船根本不见踪影,难道有内鬼?

一条短信息露出马脚

2010年初,南京水利河道水政监察部门追击非法采砂户时,在扑空的现场发现一部手机,手机上一则信息内容为:这个月的钱,还没给我到账呢?谁在向这些偷采砂户讨要月钱?水政监察部门领导将情况上报了南京市检察院。2010年8 月初,白下区检察院反贪局迅速介入此案。

经侦查诸多信息汇拢过来,检方掌握了一些砂老板暗中 包养 水政执法队员,按月定期给他们的账户打钱,其中至少有五个人都给过水政执法队员陈云钱,但数额却不是很大。暗访发现,陈云这几年生活变化很大,月薪不过 000-4000元的他竟快速买有两处住房。

很快,反贪局锁定了一个姓李的偷砂大老板,蛛丝马迹表明陈云与其有私下往来。反贪局决定从外围突破,先捉拿关键人物 李大老板 !

引蛇出洞智擒采砂 大腕

李大老板 在那些砂老板眼中是大腕,他叫李毛林,曾因寻衅滋事被劳动教养一年,2009年12月因容留他人吸毒被江苏省仪征市法院判处管制一年,仍在管制期内。此人一贯单打独斗独跑采砂,备有私人船和汽车,他到处打探水政执法队员情况,寻找、发展关键人物做保护伞。

反贪局精心设计一老熟人与行踪不定的李毛林见面。在约定的见面地点仪征,设伏的反贪干警神速上前将其控制住。由于李毛林没有防备,从他车上当场搜出一个联络本,银行存取款回条等重要物证。联络本上记录的钱汇给什么人没有姓名都是些代号,但有了银行汇款单,干警们心里有了底。李毛林以为检方已经掌握了自己的罪行,很快交代自己非法采砂给水政监察队员陈云、刘兆刚、陈军等人行贿的事实。

执法队 内鬼 浮出水面

8月24日晚10点,检察院和水利局纪委等相关人员联动出击,在龙潭基地一举将陈云、陈军、刘兆刚、刘惠道、尹智仁等五人抓捕,连夜带到办案地点开始审讯。这些身穿制服头戴国徽,昔日驾驶巡逻快艇威风凛凛令人羡慕的执法者们,此刻面无人色、心惊胆战地被请进了审讯室。

4岁的陈云曾在南京武警支队服役,当年是个优秀的武警战士,三次荣立三等功。细心的检察官在陈云随身携带的钱包中发现一张银行取款回单,经查,该银行账户是一姓潘的所开,姓潘的与陈云是什么关系?再查交易情况,发现有一个账户频繁从仪征向潘某名下的这个账户打钱,调取当地银行录像资料等发现,确认打钱者为行贿人李毛林。

在确凿证据面前,陈云心理防线崩溃,供述了自己的犯罪经过:2007年初,有采砂户约请他吃饭并表明心意,起初他以自己是个普通队员做不了主为由拒绝了对方。事后他后悔错失发财机会,觉得自己在单位反正是合同制工作人员,万一被发现离职就是了,于是又和砂老板扯上了关系,第一次帮人 带船 他心里很害怕,就拉上同事陈军、汪长征一起干起来,由于没被发现,从此胆子越练越大,短短一年多时间,他们就带了五六个砂老板的船,每人获利数万元。陈云交代,从2007年底至2009年5月,他收受了李毛林等4名行贿人的贿赂,伙同队友定期或定时收受 月钱 数十万元,为砂老板黑船 带船 在燕子矶北岸、三江口一带采砂。陈云不断将身边一起共事的队员、队长纷纷拉下水。

猫鼠游戏猫成保护伞

28岁的陈军2006年通过招聘进入长江河道管理处禁采大队,一年后调到龙潭中队任水政监察员,负责在长江南京段水域打击非法采砂,他主要协助陈云开小艇。

2009年6月,陈云找陈军帮忙给李毛林带船,陈军开始不敢,经不住陈云多次提及和李毛林电话中承诺的 好处费 引诱,他终于答应。陈军交代:李采砂的地方不是我巡逻的地方,我要他再找其他人帮忙才行。

后来每次李毛林出去采砂,就发信息问我巡逻的情况,我会发信息告诉他能不能偷采。后李问我要了银行卡号,第一次往账上打了1200元,让我尝到甜头。我又拉上其他队员帮 李大老板 带船,前前后后李毛林共打到我卡上有10万元左右。

砂老板们发现一个秘密:一个年轻的水政执法队员,月薪只有两三千元,如果让他们带一条船,一个月就能得到6000元的黑收入,他们愿意出这个钱 包养 执法队员,换得信息。砂老板知道对方也要担风险,所以拿出采砂所得利润的一部分,按每条船一个月包采给1-2万由水政执法队员几个人分,多一条船再多贴点带船费。有了水政执法队员的暗中保驾护航,他们等于不仅拿到了许可证,还有了 贤内助 。慢慢的,水政执法大队一年都查不到一条黑船。

一窝蛀虫受贿被判刑

砂老板李毛林每月给水政执法队中队长刘兆刚1万元,除夏季汛期砂子沉不住不能采外,刘兆刚收受的 带船 费十分可观。 李大老板 不要这位领导提供信息,只要他闭起双眼不问事就行。最初,头脑清醒的刘兆刚自己不接触砂老板,李毛林给他钱也是通过陈云之手转交,后陈云欲壑难填经手每每剥皮, 李大老板 怕队员分赃不均,得罪了刘兆刚反不好,便改为按采砂量直接给中队长付钱。案发后,刘兆刚自己也对办案人员惊叹: 如果不是这次被抓住,再发展下去,看来收受贿赂100万都是有可能的啊!

2010年10月21日,南京市白下区检察院查明:犯罪嫌疑人陈云在担任南京市长江河道管理处长江大队队员期间,通过手机短信等形式告知非法采砂户李毛林等人长江河道管理处巡逻的时间,并收受他人贿赂167000元、陈军收受他人贿赂118600元、龙潭中队中队长刘兆刚受贿64100元、长江大队队员刘惠道受贿 4200元、尹智仁受贿57600元。

2010年11月24日,陈云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没收财产人民币8万元;陈军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追缴违法所得118600元,没收个人财产6万;刘兆刚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刘惠道、尹智仁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五年。通讯员 崔洁 肖水金 陈慧娟

本报记者 魏晓昕

 

河南专业牛皮癣医院那个最好
隆鼻首选玻尿酸 让您的美丽伴随您终身
昆明治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