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苍黄引 第十六章 卫阳问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8:44

苍黄引 第十六章 卫阳问

卫阳与屠海近百道拳影,拳拳猛烈相撞,轰隆隆声,响彻广场上空。

人群里,大部分人尚来及退出两人战斗范围,低境界的武修,纷纷被凌空降下的余威掀起,又砸在石地上。

“轰!”

数十拳后,屠海与卫阳的拳头终于迎面相击,巨大的反击力,将两人凌空弹起,向后翻滚而退,坠落地面后,再退数十步,方止住身形。

屠海体内气血翻涌,胸部急剧起伏,平息一会儿,看向卫阳,双眸里惊疑不定:“难道卫阳已晋入玄一境”

难怪屠海腹疑。刚刚,他击出那数十拳,以灵元为基,蕴含玄一境所感悟的势和意,数十拳的力量,不是一般的固魂境所能抵挡得住。

卫阳拭了拭嘴角,沉默不言,双眸寒意凛凛,一瞬不瞬,紧紧锁定屠海。

人群中,传出阵阵惊叹,卫阳居然能与玄一境的屠海对战,而且不落下风。

广场上空,屠海与卫阳的短暂剧烈战斗,终于让镇主大人再也不能熟视无睹,身形一动,已闪身立在两人中间。

“都住手。”镇主声震全场,连屠千纤屠千坚二人的呻吟声也收敛起来。

深吸口气,镇主大人转头对着卫阳,声色俱厉。

“卫阳,你刚刚杀死了屠千非,现在,怎么又和屠家人动起手来?”

卫阳双眸冰冷,不言一语,深深凝视着镇主大人。

数息时间,镇主大人感觉到寒意从心底直窜全身,如坠雪天,他受不住卫阳的冷冽。

镇主心里直是哀叹:“我怎地如此倒霉,遇上两家皆是难啃的骨头。屠家也真是无法无天。你要背后下刀子,可不要如此这般的拖泥带水啊,还又被废了两个高手。”

可是,他又不得不站出来,将此件恶劣纷争调熄下去。否则,众目睽睽之下

,屠家绝不好收场,连带着他也会被屠家牵连进去。

镇主大人心念顿转,硬着头皮,继续对卫阳道:“卫阳,为何你要重伤屠千纤、屠千坚二人?”可气势已弱,显然是他也知道自己底气不足。

“镇主大人,你是在跟我説话吗?”卫阳低下眉,声音冷漠。

镇主一听卫阳话音,知道此事不妙。刚才,场上如此大的动静,他却装不知晓,做得太过太明显,卫阳那能不知他偏护屠家。

“是。卫阳,本镇主问你为何要废掉屠千纤屠千坚二人。”镇主大人不得不接下卫阳的话。

卫阳余光扫视了一下屠千坚兄妹,回话道:“问得好。镇主大人,似乎,你对发生了什么事,一不清二不楚。很好,我就给镇主大人説道説道。”语调平淡,冷意十足,却蕴含愤怒之火。

“镇主大人,我与屠家屠千非上血台血战,可是双方自愿?你可想清楚再説,大伙都看着呢。”卫阳往四周人群扫了扫,话音平静,却声贯全场。

“双方自愿。”

镇主大人迟疑xiǎo会儿,不敢乱説话。广场上,有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他,看他如何回答。

“我与屠千非,可否签下血台生死文书?生死文书上,你镇主大人的大笔可刚刚干透。乡邻们可查验这份生死文书。

这个文书,应该有四份,屠千非与我持一份,镇主府理当存一份,另一份是要递曳邪城城主府备案的。”卫阳掏出自持的那份血台生死文书,向镇主大人和四周人群扬起。

“是。你与屠千非是签下了血台生死文书。我做的证人。”

生死文书上,白纸黑字,谁也抵赖不了,这次,镇主大人回答得很干脆。

“屠千非,是不是在血台血战时,被我卫阳杀死在血台之上?”卫阳环环相扣,继续质问镇主大人。

“是。”镇主大人心在颤抖。

“按大唐帝国血台律规,在血台血战中,杀死屠千非,我卫阳可否有罪?”

“无罪。”镇主大人冷汗直冒。

“很好。镇主大人,血战死者家族报复血战对手,按大唐帝国血台铁律,是不是需立即羁押重处为血战死者复仇之人?你可是镇主大人,你不可能不知道大唐帝国有这血台铁律吧。”卫阳轻飘飘地説道。

“血台,是血染之台,任何人上血台血战,生死无怨。血战后,寻仇者将被处以重刑,寻仇者的家族也牵连其中。如此重要的帝国律法,本镇主怎么可能不知!”那么多双眼睛盯着,镇主大人可不敢胡説。

“哦……”

“屠家众人企图为血台战死的屠千非复仇于我,我卫阳反抗屠家众人追杀时,废掉屠千纤屠千坚,可有罪?”卫阳语调更见轻松平淡。

“无罪。”镇主大人掏出手巾拭着额上的冷汗。

“那么,镇主大人为何不羁押、不重处屠家?镇主大人,这里可是广场,众目睽睽之下。”卫阳轻蔑地淡淡道。

广场上,黑压压的人群,寂静无声,全盯向镇主大人。屠家如此报复血台血战对手,他们要看看镇主大人如何处理屠家。

屠家众人,全都有些傻眼,清醒过来后,他们方知在血台下追杀卫阳几人,有多错误,有多授人以柄。

屠海心底更是恨悔交加,恨侄儿三人一死两废,悔被死仇蒙蔽了灵台,打乱了既定计划。

“镇主大人,曳邪城离回头镇,并不是有多远,也就几百里,快一diǎn几天就到。嗯,城主府位置,只要到了曳邪城,一问便知。”卫阳继续冷漠道,逼迫镇主大人表态。

“这,这,……”

镇主大人已是语无伦次,汗如雨下,目光游弋,不敢再接卫阳之言,求助般望向屠山。心底里,他已将屠家恨得要死。曳邪城城主比较清廉,这一次,若卫阳拼死到曳邪城城主府鸣鼓,城主府下来一查,他的前途尽毁,説不准还要被判入大牢。

人群里,投向镇主大人的目光,尽皆是鄙视。

“狗官,与屠家勾结在一起,放纵屠家,肆意妄为,恶行乡里,欺压我们。”

“十足的狗官,到曳邪城城主府去告他,告屠家。”

……

渐渐地,“狗官”和“告屠家”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宏亮。

“镇主大人,你似忘了现在要做什么?”

卫阳静静看着镇主大人,再次淡淡道。既然,已与屠家完全撕破了脸,卫阳不介意借机再往屠家砸几块石头。

镇主大人身躯发颤,似站立不稳,遮掩着脸,想转身离去,可人群密集,无缝可钻。

场边,唐刀四人对卫阳佩服万分。

卫阳以强大实力,突然废掉屠千坚屠千纤兄妹,意外战退玄一境的屠海;再以七问,截断镇主大人当场偏袒屠家心思,挑起乡邻众怒,实逼镇主大人按大唐帝国血台律羁押重处报复之人,进而牵连打击整个屠家。一系列动作,令人眼花缭乱,目不睱接。

而此刻,屠家人一见犯了众怒,也不敢乱説乱动,全看向族长屠山。

屠山看着眼前躺着的三个儿女,老四死,老大老三废,双眸阴毒戾光一闪即没,与卫阳和月牙寨之仇恨今生难销。

瞬间,抬起头时,屠山已复沉静,吐气开声,音传全场。

“众位乡邻,往日,屠家多有得罪,是老夫御家不严。我屠山,在这里给大伙赔礼道歉了。”屠山向四周深深鞠了数躬。

“今日,血台之上,生死各命。我儿千非战死血台,怨不得任何人,更怨不得卫阳。我儿千坚、我女千纤,为此向卫阳几人寻仇,是千坚千纤不对,这里,我向卫阳致歉,向大伙致歉。”説完,屠山向卫阳几人深鞠一躬,又向四周人群团团鞠躬。

广场上的人群,仿似自己的双眼看错了一般,怔愣起来,呆呆看着正在鞠躬的屠山。

广场上,霎时静默下来。

良久之后,传出杂杂声音。

“屠山居然会道歉”

“屠家什么时候如此这般有礼过?”

……

屠山几句话,几个鞠躬,就将报复血战对手所面临的重刑,家族受牵连的严重后果,变成了他屠山御家不严,儿女不对,一字不提屠海之过,也解了镇主之围。

这屠山果然有枭雄之色,拿得起放得下,难怪他统领屠家后,短短几十年,屠家就成为回头镇方圆数百里的第一家族。

卫阳细思到此处,不禁双眸一凝,心底更是警醒。

屠山心底泛起得意阴狠之语:“这帮粗野山民,就是好欺。我儿一死两废,你们皆是帮凶。待我屠家过了眼前这关,再来慢慢收拾你们。”

缓缓立起身,屠山已是满脸悲痛之色。

“众位乡邻,我屠山刚受丧子之痛,未及时管教住我儿千坚千纤,致其私自向卫阳几人寻仇,被卫阳废除修为,以后余生,他俩不再有一丝一毫修为。如今,我儿千坚千纤已受卫阳重责,重伤在伤,需要及时治疗。我儿千非,尚躺在这冰凉石地上,需要将他及时入殓。众位乡邻,请大伙让让道,让我三个儿女回屠家大院。屠山谢谢大伙了。”

説完,屠山又向人群深鞠一躬。

乡民们虽然有些粗野,但却心善。此时此刻,虽对屠山是满肚子的疑惑,却也给屠家人让出一条道来。

“屠山!”

唐刀双眸冰冷,观看了屠山的表演后,不禁无声念起屠山名,暗生忌惮。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技术怎麼样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武君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哪里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李祝应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位置在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